A-A+

生活,追逐。

2011年06月01日 随笔记录 评论 46 条 阅读 3,497 views 次

       状态一直不是很好,说好听点就是沉睡中的狮子,说难听点就是半死不活的上课睡觉一族。上课的时候,因为睡觉,估计可以一致给我颁发“睡觉的听课者”的这一戏称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学期刚开始没有几周没有调节好生物钟的缘故,还是因为本身就没有处于高度紧张的的状态,而一直松懈着,最近很容易“浮想翩翩”。

       因此,很容易的想起了过往,脑袋一有空闲就会整理了封存已久的记忆,关于青春,关于过往。它不曾淡雅,依然明媚的忧伤。最后,如散花般凌乱了我的心情。想到过往,昨日的记忆越来越模糊,挺气恨自己的,不能够清晰的记住,就像记住现在这样的记住昨日。我已经忘掉太多事了。像现在,一边回忆一边写,就常会教我陷入一种不安的情绪。因为我担心自己也许会将最重要的记忆遗漏掉。说不定,这回忆早已在我体内的哪方阴暗的“记忆边疆”里化作春泥了呢!

       很喜欢村上春树在《挪威的森林》里面的一段算是有关记忆的一段话,“而且,随着岁月的消逝,时间花得愈来愈长,尽管很叫人感到悲哀,但却是千真万确。最初只要五秒钟我便能想起来的,渐渐地变成十秒、三十秒,然后是一分钟。就像是黄昏时的黑影,愈拉愈长。最后大概就会被黑暗给吞噬了罢?”。

自己很想写有关从前的小事,可等到真要落笔的时候却不知道到底要写些有关什么的记忆,说白了就是根本不知道要从哪个地方写起。

       有关记忆的事也只能这么写了,而记忆中的事情却是一点没有写出来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自己很想归隐。归隐?对,可能在现在这个时代,这个社会,可能看起来很嘲讽的,但是就想逃离这样的生活。脑海中不时会浮现那样的场景:

“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田园。

方宅十余亩,草屋八九间。

榆柳荫后椋,桃李罗堂前。

暧暧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。

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。

户庭无尘杂,虚室有余闲。”

感觉这样的生活简单,仅仅是简单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 说到这里,感觉很矛盾,因为有时候自己很想干出自己的一番作为,想到这我浑身发冷,傻笑一下,因为我经常说到现在这个年代不像70年代那样,那是的人都是有理想有抱负的。现代提理想提抱负,反正我是感觉已经变质了。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吧。既有想归隐,又想好好闯荡一下的想法,是不是因为我有双重性格的问题。在这里,我百度了一下,双重性格:在医学上讲,双重人格的解释是:正常人在相同时刻存在两种(或更多)的思维方式,其中,各种思维的运转和决策不受其他思维方式的干扰和影响,完全独立运行。Now,我是真的不敢去想我是否是双重性格,这个定义我也不想去多想了。

标签:
  1. 卢哥,SOS!今天发现在百度site的时候只剩下主页了,是不是百度给我降权了,卢哥麻烦你给我分析一下我的网站吧。

Copyright © 风恋尘香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Theme  Ality

用户登录